之參

  夜裡,砂暴停了。
  皎潔的明月高掛在天上,有如玉盤一般。
  我愛羅興匆匆地跑在無人的街上,手中提著大包小包的外傷藥。
  這都是他請夜叉丸準備的,因為他有了個主意。
  「去找他們吧,找他們說聲對不起……」
  就這樣,想著想著,他的臉上不禁浮起一絲微笑。
  「他們……會願意和我在一起嗎?」
  踏上台階,他輕輕地敲了兩下門,滿懷期待地等待著屋內的人。
  「會的,一定會的……」
  門開了,一個男孩探出頭來,想看看究竟是誰這麼晚在敲門。我愛羅緊張得發起抖,低下頭,將一包傷藥舉在自己面前,結巴地說了。
  「早上的事,真的很抱歉……很痛吧……?」
  「這是外傷藥,如果你不嫌棄……」
  應門的男孩一時之間做不出任何反應,只是直盯著他。他的眼神霎那間從迷茫轉為驚訝,驚訝轉為恐懼,恐懼轉為憤怒,最後由憤怒轉為厭惡。
  我愛羅見男孩沒有回應,好奇地將頭抬起,恰好迎上那男孩的視線。
  「怪物……快滾……」男孩惡狠狠地說,砰的一聲將門關上,並在裡面上了好幾道鎖。
  只留下我愛羅呆在當地,仍然保持著原來拿藥的姿勢。

  我愛羅仍然走在街上,但心情已經由興奮轉為落寞。
  夜叉丸為他準備的藥物仍提在手裡,一個都沒有派上用場。
  他已經造訪過所有孩子,但是情況仍與那男孩的一樣。
  每個人的眼神,都是那麼討厭……
  他就這麼恍恍惚惚地走著,漫無目的,途中還撞到了人。
  「小鬼,小心點!」醉漢拿著酒瓶,對撞到他的我愛羅罵道。只是,當他看清  這孩子是誰時,他的表情立刻變了。「你……你是……」
  我愛羅厭煩地瞪了醉漢一眼,驚訝地發現醉漢看著他的眼神也是充滿恐懼,與厭惡。
  「又是……這種眼神……」
  空中的散砂漸漸聚集在一起,圍繞在我愛羅和醉漢的周圍。
  「為什麼……」
  醉漢發現不妙,正想逃跑,但所有的砂已經將他重重裹住。
  「為什麼……!」
  接著,慘叫驚醒了附近的住戶。
  然後,他看到的是父親責備的面容……

  「還是……不順利啊……」
  我愛羅促膝坐在自家的屋頂上,難過地望著天上的月亮。
  那月亮很圓,圓得讓我愛羅的頭一陣暈眩。
  然後,他想起之前和夜叉丸的對話。

  「這個,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……」聽到我愛羅的問題,夜叉丸側頭想了一會,最後才摸著頭道:「該說是痛苦,還是難過呢……反正,痛不是一個很好的狀態就是了……」他歉然一笑:「對不起,解釋得不是很好……」
  我愛羅點頭,目光又飄到夜叉丸手上的繃帶去。「夜叉丸……那麼……」他沉默一陣,然後愧疚地問道:「你是不是……討厭我呢?」
  夜叉丸好似被這個問題難住,遲遲沒有回答。他的神色是那麼地茫然,讓人弄不清他心中在想什麼。
  是憐惜,還是悲傷?
  「每個人,在活下去的過程中……」良久,他才開口:「多少會傷害別人,也會被別人傷害……」他頓了頓,又展開了笑容,道:「不過人是無法……輕易地去討厭其他人的……」
  我愛羅聞言,也釋懷地笑了。「夜叉丸,謝謝你……」他咧嘴笑著,開心地道:「我覺得,我已經大概瞭解痛覺是什麼東西了……」
  「這樣啊……」
  兩人之間又恢復一片寂靜。
  「那麼,我是不是和大家一樣……」許久,我愛羅才又輕聲道:「受傷了呢?」
  夜叉丸不解,因為他看不出我愛羅哪裡受了傷,只能靜靜等著我愛羅說下去。
  於是,我愛羅低下頭,難過地說了。
  「我總是覺得好痛……」他抑制住激動的心情,接著道:「雖然沒有流血……但我覺得……」一邊說,他的手也一邊抓緊了自己的心口。
  「這裡,好痛……」

  這種感覺,在我剛懂事的時候就有了……
  只是,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……
  但,可以確定的是,這很難受……
  真的,真的很難受……

之肆

  夜叉丸沉思,在我愛羅身前蹲下,並接過他手中的小刀。他從容一笑,在自己右手的無名指上用力割了一下。
  他不顧傷口汨汨流下的血,也不顧我愛羅驚慌的目光,逕自說了。「雖然身體受傷的時候,確實會流血,看起來也非常疼痛,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,痛覺自然就會消失。如果使用藥物的話,會好得更快。」他靜靜說著,我愛羅也專心地聽著:「但是,心中的傷卻不是很好處理的。那是非常地難以痊癒。身體的傷和心中的傷有點不同。不像身體的傷有藥物治療,而且甚至可能一生都治不好。」他嘆了口氣。
  「不過,」他將目光放遠,看著窗外的飛砂,續道:「有一樣東西,可以治療心裡的傷……」
  「真的嗎?」我愛羅著急地追問:「是什麼呢?」
  「真的……」夜叉丸將視線收回,笑望著他,答道:「而我愛羅少爺,你已經得到囉。」
  「是嗎?」我愛羅驚喜地道,可他從來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可以治療心中的傷。
  「是的,」夜叉丸點頭,微微一笑,道:「因為姊姊……也就是令堂,已經給你了……」他垂下眼簾,彷彿想起什麼悲哀的事,聲音開始有點哽咽:「想要為自己身邊最珍惜的人犧牲奉獻,並且以慈悲之心保護他的想法……就是愛。」
  「我覺得,姊姊他十分愛你……」夜叉丸平和地續道:「砂子會自動保護你,是因為姊姊對你的愛……」他轉過頭,看著桌上的那張照片,輕輕地說:「姊姊…….她即使死了……還是想繼續保護你吧……」
  我愛羅也看著母親,心中百感交集。「夜叉丸,」最後,他感激地對夜叉丸說:「早上真是謝謝你……謝謝你阻止我……」
  「不客氣……」夜叉丸一笑,搖頭道:「因為你是我身邊最珍惜的人嘛!」他將受傷的手指放入口中,咕噥道:「好痛……」
  我愛羅看著夜叉丸,充滿歉意地走上前。他將夜叉丸的手指扳出,含到自己的嘴裡。
  夜叉丸無言,看著眼前這珍惜自己的孩子。

  冷風刮過,我愛羅打了個寒顫,將身子捲縮得更緊。
  想起人們冷漠的目光,更使得他心寒。
  他下意識地抓住了自己的心口。
 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這世上畢竟還是有人重視他的。
  「夜叉丸……」
  正當孩子在胡思亂想之際,殊不知,已有一人在黑暗之中,取出了囊中的苦無。

  你能明白我的痛楚嗎……
  那最深最深的……
  失去最親近之人的痛楚……
  你能明白嗎,我愛羅少爺……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rihitoha 的頭像
kirihitoha

離亭燕

kirihito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