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是該啟動失卻之陣的時候了。」
  靖仇等人擊敗寧珂郡主,稍作休息後,古月仙人提醒道。
  於是,眾人將所有神器列在各自的位置上,並站在陣內。
  正準備開始修補天痕,卻覺一陣劇震,將眾人拋得站也站不穩。
  「有人在破壞赤貫的中樞!」古月仙人臉色一變,急急道:「必須快去阻止,不然此處在頃刻即會被毀滅!」

  只差最後一步,我們便可以修補天痕了。
  我們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!
  不知師父現在可好?
  您應該還在通天塔上吧?
  師父,師父──

  三人聽從古月仙人的指示,火速趕到赤貫星的中央支柱。
  他們認為是寧珂郡主的兩名婢女在進行破壞。
  最先抵達目的地的是張烈。「妳們的主子已經被打敗了,妳們還是──」他叫道,但話未說完便即住口,滿面疑惑地看著眼前的景象。
  這時,靖仇也來到。
  看見呆若木雞的張烈,靖仇也一愣,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。
  出現在面前的不是高傲的單小小,也不是嬌媚的尉遲嫣紅,而是一個穿著土黃衣袍的蒼老身影──
  「師父!」

  師父,為什麼您會在這裡?
  您不可能有力量到達天上的啊!
  為什麼您周圍的妖氣那麼重,為什麼你看起來那麼凶狠?
  師父,師父──

  「師父,誰是你師父!」
  陳輔沙啞的語聲一字一句地砸在陳靖仇心上。
  他頹然坐倒,只覺耳邊盡是嗡嗡之聲。
  「打從你助宇文那廝列九五陣之時,我就已經不是你的師父了!」
  他扶住頭,艱難地站起身,竭力解釋道:「師父,您誤會了,其實我們……」
  陳輔閃爍著紅光的雙眼一瞪,厲聲道:「沒有誤會,老夫親眼看到你和宇文拓站在陣內!要不是獨孤郡主幫忙,老夫只怕現下還待在通天塔內怨天尤人!」
  靖仇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師父是這樣來到赤貫的。
  陳輔越說越激動,指著靖仇大罵。
  「老夫辛辛苦苦把你扶養成人,你竟如此報答老夫?你這樣做對得起老夫嗎,對得起我大陳的列祖列宗嗎──」
  靖仇滿是委屈,卻不知該如何解釋,只覺眼眶有些濕潤。

  師父,徒兒絕對沒有惡意!
  徒兒只是想盡力改變我神州的宿命。
  請您相信我!
  您……會相信我嗎?
  師父,師父──

  陳輔見靖仇不答,不知其中的苦衷,更是氣得暴跳如雷。
  「老夫要阻止你們。」他取出一顆長刺的鮮紅果子,氣惱地笑了笑,道: 「寧珂郡主交給老夫一『撒旦之果』,才吃半顆便全身精力充沛,打倒你們一定不成問題。」他將剩下的果子湊到嘴邊,準備吃下。
  張烈見狀,忙叫道:「不可!」撲上前,卻已太遲。
  剎那間,老人再也不是老人,而成了一隻青面獠牙的怪物。

  師父,這是您嗎?
  醒醒啊──
  請您不要嚇徒兒,請您醒醒啊──
  師父,師父──

  靖仇呆了。
  看見師父瘋狂的模樣,他呆了。
  他不知道事情竟會發展到這地步。
  「陳兄弟,你的師父瘋了,我們必須阻止他!」
  他聽到張烈叫道。
  他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景象,然後無意識地、緩緩地抽出背上的劍。
  淚水,已然汨汨流下。

  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?
  我好迷惘。
  當刀劍擊中您的身軀時,我的心好痛。
  我好恨不能及時和您解釋清楚。
  您的養育之恩,竟然被我如此報答。
  師父,師父……
  我最親愛的,我所敬仰的──
  師父,師父啊……

─────
貳零零肆年伍月拾日 壹稿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rihitoha 的頭像
kirihitoha

離亭燕

kirihito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