佈滿野花的草原上,一名全身紅衣、頭綁絨毛白巾的少女在花叢內穿梭。她將花朵摘下,將它們拋往空中,高興得翩翩起舞。
  「小小,快來看!這花兒多麼美麗啊!」她對遠方的另一名少女叫道。
  那名為小小的少女身著素衣,背上背著一玉石琵琶,朝紅衣女小跑步而去。
  她秀眉微蹙,道:「嫣紅,花是無辜的,妳為何這麼做?」她輕撫身旁一株植物上碩果僅存的幾片花瓣,瞪視著眼前人手中被扯碎的大多數。
  嫣紅伸伸舌頭,道:「是,我錯了。」她試著將花瓣擺回花上,卻只令得剩下的那些與自己的同伴一起掉落。
  小小見狀,不禁噗哧一笑,隨後搖頭道:「妳啊,每次都這樣,濫殺無辜。」
  嫣紅聞言撇嘴,一張俏臉漲得通紅。正待反駁,卻聽得一個清脆含笑意的女聲自耳邊傳來。
  「如果妳這樣就算濫殺無辜的話,那該怎麼形容我呢?」
  兩女驚愕地轉頭。只見一名身著華衣的沖齡女童,正悠閒地搧著手中的扇,興致勃勃地打量著自己。
  最先回過神的是嫣紅。按不住心頭一把火,她衝到那說大話的女孩面前。正想甩她兩巴掌,卻被當空一道閃電劈中,登時倒地不起。
  女孩仍舊搧著扇,譏諷道:「小狐狸的道行還淺,玉琵琶呢?」她轉頭看著小小,臉上掛著一個不削的笑容。
  小小只被瞪得冷汗直冒。她和嫣紅雖才剛修成,但已認為將原形隱藏得很好,沒想到卻被眼前這小女孩一語點破。她一咬牙,用盡全力,將一抹寒冰擲向那女孩。
  仍是一道閃電,她也身受重傷。
  逃。這是第一個在她腦中出現的念頭,另一個念頭卻相繼浮起。嫣紅。
  她死命拉著昏迷不醒的朋友,想要離開這地。卻覺一陣頭暈,她重重倒下。
  最後看到的,似乎是那女孩滿面驚訝的神色。

  嫣紅和我是一起修練成精的。
  她是千年狐狸,我是千年琵琶。
  或許這是個很奇特的組合,但──
  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小小睜開眼。
  她的眼前一片模糊,看到的盡是些零零碎碎的色彩。過了良久,直到視力恢復,她才發現自己身在一處佈置典雅的大房內。
  她環顧四週,只見嫣紅正躺在距離不遠的身旁,兀自沉睡著。確定嫣紅沒事後,她才又仔細地打量起這房間。
  精緻的裝潢、諧和的配色、一塵不染的地板、淡雅不散的香氣,怎麼看都一定是個大戶人家的宅第。
  「躺著,我好不容易才把妳醫好的。」
  還是那個聲音。那個甜蜜悅耳,卻令小小感到恐懼的聲音。
  她茫然地轉頭,看見那女孩正笑盈盈地望著自己。她的心中充滿疑問,張嘴待詢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。
  女孩見狀,輕笑。彷彿知道小小的疑惑,她答了。
  「我欣賞妳們,妳們將會成為我的婢女。」
  「我是獨孤寧珂,當今皇上的表甥女,同時也是西方的女魔將。」

  原來她也不是人。
  可,獨孤獨孤,是個多麼孤獨的一個名字。
  我相信,嫣紅和我是永遠不會感到孤獨的。
  不只因為我們還擁有對方,還因為──
  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一個熟悉的聲音將小小從回憶中拉回現實。
  「小小,別發呆了,郡主找我們。」
  她應了一聲,隨著嫣紅走向正在一處樹蔭下乘涼、神色複雜的郡主。面對著眼前已成為魔界天下的中原,郡主的嘴角勾著微笑,眉目間卻有著一絲哀怨惆悵。
  郡主看見兩人走近,輕輕一笑,吩咐道:「妳們一人拿一只神器,分別到殤魂塔和螫魂塔去,誓死不讓陳公子一夥得到它們。」她指指一旁的神農鼎和崆峒印。
 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關係著二條生命。
  「是。」兩人齊聲道,聲音微微顫抖。
  二條即將不活的生命。

  所以,我們要分開了。
  我知道,我們不可能再活著見到對方。
  無論如何,我希望嫣紅永遠記得──
 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。

  她看見他們了。陳靖仇三人。
  他們也看見她了。獨孤寧珂的貼身婢女,單小小。
  「妳是小小姑娘?」對方訝問。
  小小閃身檔在神農鼎之前,大聲道:「沒錯,就是我!我乃千年玉石琵琶精,被獨孤郡主在數年前收為婢女。你們別和我們作對,現在中原已經是我們魔界的天下了!」她快速地將話一口氣說完,試圖隱藏之中的恐懼與不安。
  對方搖頭,平靜地道:「尉遲嫣紅姑娘已經被我們打敗了,妳這樣硬撐,又是何苦?」
  小小心中一痛,自己的顧慮果然成真。她的臉色刷地變白,再也不掩飾自己的感情,顫聲問道:「你們,殺了她?」她緩緩抬起手,聚勁待發。
  對方點頭,張口還待言語,卻被她突然的攻勢迫得拔劍出鞘。
  「小小姑娘……」
  「住口!」她吼道。
  這時,她已不像平時一般清秀可人。
  她面目猙獰,柳眉直豎,利齒露出,周圍妖氣旺盛,眼中異光迸射。
  只有她知道,在那異光之下,有淚光隱隱閃爍著……

  結果,我還是倒了。
  真的倒了,和嫣紅一樣。
  在灰飛湮滅之前,我笑了。
  罪孽深重,我們會下地獄吧?
  但,我已經滿足。
  因為我們還會在一起,因為,依舊──
 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。

─────
貳零零肆年伍月貳日 壹稿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rihitoha 的頭像
kirihitoha

離亭燕

kirihito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