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別離

  「走慢一點,我跟不上啦!」
  我忍不住抱怨起來。雖然說是要「帶我去」長陽城,男子竟然也不緩一緩,自顧自地邁開腳步前進。
  好像感受到我不滿的情緒,男子急忙止步。他轉身正想說話,卻正好撞上了迎面衝來的我。
  「哎喲,我的牙……」他痛得灣下腰,扶住了再度受到傷害的下顎。而我也按住額頭,哼哼唧唧地說不出句話來。
  從此以後,他都小心翼翼地和我並排走著,生怕同樣的戲再上演第三遍。
  「真對不住,因為在下有些要緊事得辦,所以才不自覺地急了。」他邊走邊道,語氣中的確充滿歉意,害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了。
  我嘿嘿乾笑兩聲,尷尬地道:「抱歉,我才是給你添麻煩了。」摸摸頭,覺得還是換個話題好:「對了,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。我叫……」叫什麼?啊,對:「我叫枯葉。」
  他卻沒有回答,大概走得急了,沒聽到吧。又過了一段路,他停下腳步,指著前方的一處光柱,道:「剛到這個世界的新居民都得先去報到,從那裡去將會有人引導妳。」他頓了頓,最後微微一笑,道:「那,枯葉姑娘,在下先告辭了。」說著微一躬身。
  枯葉姑娘?叫誰?
  腦筋還沒轉過來,男子已經走遠。原來他有聽到剛才的問題,結果,我還是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只有將他的面容和服飾印在心底。
  長髮,鷹目,黃衫,紫巾。
  該死,笑得那麼好看,卻這麼沒禮貌……
  嘴上一邊自言自語,腳下一邊踏進了光束。

  我發誓,下次見到鏡王老頭時,一定要叫他好好檢討這邊空航的品質。
  沒錯,我又摔了,而且這次情況更糟。這回,在失去了流水的阻礙之下,臉部直接與石板地成功完成第二次的親密接觸。
  「新手零零貳柒陸伍號,安全抵達。」一個柔和甜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我使勁將頭抬起,只見一名身穿素衣的天人女正吩咐著身邊的天人男,在一本厚重的書上寫了些東西。
  安全?開什麼玩笑……
  素衣女子上前將我扶起,笑著說:「剛來總是有些不習慣的,住久就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。」語畢,回頭瞪了眼那正竊笑不已的素衣男子。
  我也在笑,只不過是在嘴角抽搐的笑。「請問一下,我會在這裡待上多久?」我問道,因為她的話語似乎在暗示著我會在這裡住很久。
  素衣女子訝異地微微抬眉,反問:「鏡王大人沒跟妳提起過嗎?」見我搖頭,她道:「那讓我來說好了。」她清清喉嚨。
  「其實妳是來這兒的首批人之一。我們將給予這些人一段時間,幫助我們將鏡中世界打造得更好、更適合其他異界人前來居住。這期間,我們稱之為庫羅斯.別他,又名西逼。等時機成熟後,將會進入歐彭.別他,或是歐逼,讓更多外界的人來此居住。」
  她最後說的那些是火星話嗎,怎麼聽都沒聽過?
  壓下心中的嘀咕,我點頭表示瞭解。素衣女子似乎鬆了口氣,道:「真搞不懂鏡王大人為何沒和妳事先解釋。好,現在,」她清清喉嚨,自男子手中接過一捆捲軸,慎重地道:「現在,我要交給妳一個任務。」
  我一凜,這任務好像很重要的樣子。
  是不是要我去機關重重的地下城打惡龍?老天爺,我才十六歲,未來一片光明,為什麼要讓我來到這個地方?
  「這個任務是要你去打蛋……」
  蛋?要我搶惡龍的金蛋?天公伯請您別再作弄我了,我還有大好前途哪!我還沒吃過三頭鮑、喝過真正的魚翅湯,而且連萬里長城都還沒上去過,也還沒把所有的日本卡通看完,怎麼就給我如此艱鉅的任務?
  有道是: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……
  救命呀,人生所有的記憶片段這時已逐漸在腦中浮現……
  「妳在幹嘛?」素衣男子以奇怪的眼神望著我,問。
  太過分了,竟然還說得這麼輕描淡寫……
  只見素衣女子指著遠方一堆潔白的、長著青色羽毛和雙腳的……蛋,續道:「看到郊外那些山林咕咕蛋沒?妳必須從牠們身上取得甘蔗,這樣就算任務完成。」語畢,將捲軸遞給我。
  嗄?
  看見我愣著的模樣,素衣男子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  「我是笨蛋我是笨蛋我是笨蛋……」嘴中邊碎碎唸著,我走到一隻山林咕咕蛋面前。提起方才素衣男子送的匕首,作勢欲砍。
  只見那蛋無辜地抬起頭,咕咕叫著,還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新手任務下的犧牲品。我握著匕首的手抖了抖。
  好可愛,下不了手哦哦……
  新手指導員我恨妳……
  我蹲下,猶豫著要怎麼完成這任務。「喂,蛋蛋……」良久,我才遲疑地開口:「能不能把你身上的甘蔗給我?」說著拋給牠一個乞憐的眼神,卻聽牠憤怒地叫了一聲,便一頭朝我撞來,用力得差點沒把我的牙齒給撞掉。
  「你幹嘛!」疼痛戰勝了理智,我氣瘋了,手上的匕首用力揮了下去。隨著碎裂之聲,咕咕蛋悲慘地倒在地上,一根甘蔗也在這時從蛋殼內掉出。
  啊,死了……
  「蛋蛋,我對不起你!」目睹了眼前的慘劇,我搥胸頓足,頹然跪倒,仰天長嘯:「竟然為了一己之私而貿然殺生,我、我──」話未說完便已泣不成聲。
  透過淚眼模糊的雙眼,我隱約看到面前出現一白色光芒。「蛋蛋,你要升天了嗎?」我喃喃自語,抹去了眼中的淚水,想看得清楚些。
  那是顆蛋,而自裡面破殼而出的是……一顆蛋……?
  搞什麼,欺騙我的感情,原來牠會自動重生?那我這十毫升的眼淚又算什麼?
  越想越惱羞成怒,便一腳朝牠踹下。在一番苦戰後,地上又出現了根甘蔗。
  食髓知味的我就這樣開始了無止盡的大屠殺。正考慮要不要將屠殺目標轉移至小豬噗噗時,頭上突然響起了音樂聲。還沒弄清是怎麼回事,鏡王老頭就伴著一陣煙霧出現在我前方。
  「枯葉,恭喜妳升二級了。」祂摸摸鬍子,滿意地道:「見過各族服務員了嗎?他們各有不同的任務,也有豐富的報酬喔。那……」祂遲疑一陣,自衣袖取出一張疑似小抄的紙條,迅速地看過後才道:「那祝妳好運。」語畢便咻地隨風離去。
  我還想說話,但祂已不見蹤影。
  ……這是怎樣……
  甩甩頭,我深吸一口氣,再度打起精神。
  「好!枯葉的殘殺無辜行動,繼續──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rihitoha 的頭像
kirihitoha

離亭燕

kirihito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